时光静陌

最近沉迷于凹凸/vrians/exaid

UC震惊部泽编大肠杆菌:

是这样(。)


今天被傻黑西压切了吗:



西红柿精:







对于lofter对用户发布内容进行敏感词筛查并屏蔽的行为,我表示理解并接受,但并不支持和赞同。原因自晓,此处不展开。本着有法可依,有法必依,执法必严,违法必究的原则,希望lofter能公布敏感词列表,广大用户自行学习并在使用软件的过程中自觉规避敏感词,不爱听的我不说,不该知道的我不说,自觉营造和谐向上的网络正能量氛围,避免被屏蔽后尚且不知错在哪里,不知哪句话讲得不对,散发负能量,污染网络环境。
公布敏感词列表,有助于营造透明和谐的网络环境,有利于净化污浊的网络空气,有助于lofter屏蔽系统的流畅操作,功在当代,利在千秋。





大概是感想吧。

洛林:

总结一下这次事件:凛冬写文带进别的不相干的cp,给别的cp带来许多困扰。之后因为这个事情相继被爆出写碎尸文,骗热度,吃饭不付钱等等黑点。期间凛冬分别针对打扰别家cp和之后的一系列黑点作了两次道歉。


凛冬的错误无可辩驳,无可洗白,也应受到大家的批评。


但不是亲亲抱抱没关系,也不是去你妈的退圈吧。


在诚恳道歉(这个诚恳如何评判就只能众人心定了)的基础上,我认为她有被原谅的权力。


至于原谅不原谅,是事件中人、吃瓜群众们自己的事情了。


原谅者不一定是脑残粉,不原谅者也不一定是无脑黑。


我不能算是凛冬的粉,第一篇看的是蝴蝶海,看得十分郁闷难过。爬到主页吃完了唯二的两篇甜文打算先关注着但可能不太会看她的文了。


毕竟我是吃不了刀的体质。


接触不多,关注不多,因此我无法对她的人品作出什么评述。但退一万步说,如果她真的人品恶劣,至于因为这一点逼她退圈或是diss整个圈子吗?她一没有犯法二没有抄袭,难道每一个吃饭没有付钱的人都不能混同人圈了吗?


你可以谴责她人品差,可以由此对她定下一个极差的形象,但你没有权力剥夺她爱一个cp、为这个cp写文的权力。


还有碎尸文。这一点大概可以算是凛冬最大的黑点了。因为碎尸而判定凛冬是雷狮黑的人,还有觉得碎尸毫无黑点的人,都太冲动了。


碎尸这个题材算是18g,不打预警是第一个错误。在许多侦探小说、影视作品中,碎尸不算罕见。被碎尸的同样是一个角色,那为什么在那些作品中没有人提出亵渎角色的说法呢?


首先,那些都是原创角色,原创角色的父母即是作者们,他们以什么样的姿态出生在作品中,都由作者决定,他人无权评说。就如聂明玦被碎尸了,那是因为他出现在一部原耽中,作者的剧情设定就是如此。


其次是因为,往往在这些作品中,被碎尸者并不是主要角色,自然也不会有很多人成为那些角色的粉丝。没有粉丝,没有关注,谁会闲得无聊去发声呢?


所以凛冬的情况比较复杂。她写的是同人。


同人一直处于某种灰色地带,创作者们往往不知道什么能写什么不能写。囚禁,qiangjian,sm,凶杀,这些题材究竟该不该写?


我不敢妄下论断。我也不希望有人对此妄下论断。 当然这个界限如果官方有规定自然遵从,如果没有也并不是由某几个圈管或是大众舆论来决定。


在这一点上,只能说凛冬大意了,能力越大责任越大,她的粉丝众多,写文时更应考虑周全,想想自己写的题材是否会引起他人的不满。


还有我想表达的一点是,这几天的网络暴力大家都看在眼里,我觉得凛冬能够挺下来并做出回应(虽然回应不一定让所有人满意),可以说是十分坚强了。但不管怎样,就事论事,无论她是否坚强,是否有强大的抗压能力,都不应成为我们评判此次事件的因素。


我们可以抵制网络暴力,可以给凛冬抱抱 ,但也不要因为网络暴力的矛头指向了凛冬而因为同情失去自己的标准。


凛冬道歉后,不满的人或许不在少数,但是请你们不要光是表达自己的不满或是直接喷,能不能具体表达一下你们的诉求?我能够接受这个道歉或许是因为我忽略了某些东西吧,希望你们能告诉我她还应该做什么。


以及,醒醒了各位,four people gang 已经亡了,不要总是想着如何字里行间挑错好开批斗大会,不要总想着划清界限大义灭亲了。看到偏向凛冬的就立刻恶语相向,或是“这种人都护着你圈完了”。我不否认确实有无脑护的存在,但也有人是没有被带节奏、自己冷静想过之后才出声的。如果所有人都满口恶言将凛冬推下深渊,那才是雷安圈真的要完的表现。


当其他圈的人带起“如果雷安圈还有救的话就赶紧清理门户把凛冬圈赶走”的节奏,我们为什么一定要认同呢?为什么要争先恐后地表立场,好像不这么做雷安圈就真的会完?


一个圈完不完不是外人说了算的,圈内该如何处理这件事也同样不该由外人决定。


我们做的应该是拉,而不是推。凛冬没有抗拒自己的错误,那说明她还有救;凛冬没有抄袭,那说明她未到罪无可赦的地步。


既然如此,为什么不选择伸出援手,将她拉回正确,让她重新审视自己,而是跟着大流将她推入深渊呢?


最后,希望圈子能越来越好,有时间撕逼不如读几本好书净化心灵。再就是希望凛冬,还有各位都能从这一次事件中得到教训,有所成长。


p.s.最后再啰嗦一句,如果在评论里看到一些带节奏、有火药味的言论,请不要回复或是尝试说服她,装作没有看见好吗?谢谢大家啦。

谁来为他们发声?

Muize.lupe:


写在前面的话



  • 杂谈允许转载


  • 个人见解,肯定含有大量的个人观点,但是非引战


  • 了解我的人都知道我很少回复评论,但是如果引战类评论会删除,撕逼苗头的评论会删除,请自行去私信。


  • 对我有人生攻击意味的评论会删除。


  • 不求每个人都认同。




 


今天又看到了关于文手比画手辛苦这样言论的说说,实在是忍不住了,想要谈谈自己的观点。


我必须要说的一点是当你们在为自己的付出得不到相应的回报而愤愤不平的时候,请想想看,在你说这样的言论的时候对于一个画手否定有多大?


 


我并没有说你们双标的意思,作为一个文手我是理解当你们发出这样的文字的心情的。但是同时,作为一个从默默无闻走到现在的写手,一个纯写手,一个认识并且接触了很多画手的写手,我却想为画手发声。


 


每个人都会有属于自己的不甘,但是同时,这个世界史公平并且不公平的,比起你们所抱怨的不公平,更多的是公平不是吗?


 


我们来根据经常谈论的几个现象来说说。



一个cp的热门多为画少为文



我们必须承认的是,现在的时代是一个快餐时代,比起耗费大量的时间去阅读一篇长达几千甚至上万字的文字,一张好看的,直观的,充满视觉冲击的画相对于文来讲,确实很吸引人。


但是我想提的,却是一个大家很少会想到的观点。


我想问大家一个问题你去写这篇文,是为了什么?


说对于喜欢一个cp或者说去写出什么其实都是虚的,因为在同人创作者之中,大部分的人群都正处于12岁(初一)到25岁之间,真正说能做到对于众人评价抱有完全无视的态度的人太少太少了。


我们比较直观的来讲,你去创作,多数都是为了读者。


那么我比较直白的说一句话,可能很严肃,可能很多人对这句话非常不屑,但是同时,也可能将很多人打醒。


既然,你不愿意去迎合你的读者,那么,如果你一没有无视这样的冷遇的勇气,没有耐得住寂寞的心,二没有在哪里都能发光的实力。那么,你还在抱怨什么?你该抱怨什么?你该做什么?


 


再者,我必须说一点的是,在现在,有多少文手能甘愿寂寞的去磨一篇足以支撑他得到那么多喜欢的一篇文?而这样的作者,在写了一年,并且坚持发粮之后,又有几个,还是那样默默无闻的?


 


而同时,能上热门的画手爹爹们,在你们看到他们高超的画技之前,你们可有想过这位爹爹,从入门到现在,画了多久?画了多少?


 



画比文更容易涨粉,更容易火。



 


对于这一点,前者我是赞同的,这个我也不藏着掖着。后者我否定,完全否定。


说句实在话,在主页我突然看到了一个好看的画,我去戳他的头像,看到他的主页有我喜欢的cp的画,我会去点关注。但是被推荐到我的主页的文,我不一定会去看,也不一定会对这个作者点关注,即便是他的热度再高。事实上我的七百多关注至少有五百多是画手。


 


但是同时关于第二点,我给你们讲一个实例。我和我绑画阿曼。


目前我的粉丝数是3200+,阿曼的粉丝是400+,同样是画手和文手。


其实对于阿曼的粉丝数我是真的,特别心疼的,因为我跟她很熟,所以我了解曼曼,她的空间相册里,去年一年,初三的一年,画了一百多张画。


还有一位爹地,一位孩厨,一年画了五十多个孩子。每一个都有详细设定,好看的让我想要嫁的那种好看,但现在也几乎没有人看她的画。


还有我发现的很多爹地,无论是人体还是上色都爆好,又很高产,但是一张画的热度只有不超过二十的热度。


很触目惊心对吧?我看到的时候也很触目惊心,甚至是心疼的想要将他们告诉全世界那样的冲动。是不是似曾相识?是不是感觉有所共鸣,因为文手之中有与他们相同的存在。


在你们为自己抱不平而侃侃而谈,而高谈阔论的时候,谁来为他们发声?


不公平的现象哪里没有?无论是文手还是画手。谁没有沉寂不被人所知的时候?谁没有努力但是得不到回报的时候?


是文手的专属吗?不是。


画手就一定比文手要容易出头吗?不是。


既然这些都不是,那么这样的偏见从何而来?


 



最后一点却不是列现象,而是我作为一个文手,想对各位文手说的一些话。



 


我与大家相同,可能很多人看着我现在一篇文章大几百的热度的时候,是很难以想象我以前的一篇文章最高热度不会超过四十并且是在平均热度都在三四十的圈子里,我的文章最高热度才刚刚够到了平均热度的线。


甚至在我最开始写凹凸的同人文的时候,一翻凹凸的主页,文章都在一百到两百以上的时候,我磨了一个星期的一篇四千加的文章,热度只有三十多一点点


甚至我去年一年的写作,写了近三十万字,也只涨了不到七百的粉丝。


我列出这些例子是想说什么呢?


没有谁的成功是一蹴而就,但是也不会谁努力了很久很久,却全无回报。


我相信每一个人第一次进入lof的时候看到的不是热度或者是关注数,而是每一篇文章下面那个,只有作者能看到,现在却很少人去看的浏览量


我的文章,有几百几千的浏览量啊!有那么多人看啊!这种最开始的,最简单的感动,你还能拾起吗?


第一次收到小红心


第一次收到小蓝手


第一次收到写的真好!这样的评论


第一次收到长评


第一次收到画手爹爹的同人创作


那些感动啊,那些支撑你继续写作下去的东西


你还记得吗?


 


谁来为他们发声?


谁来为心有不甘的画手爹爹们发声?


谁来为那些默默无闻的做着自己喜欢的别人不喜欢的事的爹爹们发声?


谁来为当初那个那样感谢画手爹爹的你们发声?


谁来为单纯的忠于写作的自己发声?


我一直都觉得初心这个词是个很矫情的词,但是我却很想在这里用这个词。


只要你有初心,只要你有耐得住沉寂的勇气,只要你有满足于现状的心态,只要你慢慢的丰富自己的羽翼,给予自己足够的实力,那么,你是画手还是文手,又有什么不同?

私はちび:

我操...这个...太好看了...

斑羚球_:

都是爽着玩的武器拟。嗝。

强行所谓武器随主人……。】】】

【杂谈】圈子与圈套——论同人圈的爱与狭隘

迷失在炙风地狱的老豹:

神秘电饭煲:



😂




林朵:







我曾听说过一起略带惊悚的退圈事件。








 








涉事者是我的朋友,她因为喜欢一对CP而混了某个圈子,入圈初期忙着与同好们交换脑洞、督促产出,倒是乐在其中。但很快她就感觉有些不对劲了,圈中之人按照各种标准划分成了若干团体,团体与团体之间先是互相瞧不顺眼,然后升级为嘴炮攻击,再就是演变成辱骂掐架,最后完全是不共戴天的架势。








 








这可苦了我那位原本只是想找个乐子的朋友了,因为麻烦开始变的比乐趣多。想发篇短文就得披上小号,想点个推荐还得再三掂量。然而战火愈演愈烈,圈子内苛刻的要求越来越多,以至于到了后期,碰过AB的人便无权再涉足CD,无差杂食都要被开除粉籍,类似的规则层出不穷,甚至还有专门的组织负责监视大家是否严格执行。








 








终于有一天,我那位朋友怒而删号,撤了个干净。








 








当时我嘴贱调侃她没能挺住,可她却很认真地回答我:那些过于严苛的条条框框只是烦人,真正吓人的,是当她发现自己在那个圈子里呆久了,竟然会下意识地认为它们的存在是正常的。








 








愚钝如我,琢磨了好一会儿才弄明白她的意思。








 








这就是所谓的网络时代。








 








既是最好的时代。借助网络的力量,无论我们的兴趣爱好有多冷门偏门,总能找到足够的志趣相投者,通过网络聚集在一起,不必再理会时空的隔阂。








 








也是最坏的时代。因为网络的力量,我们能够把意见相左之人通通挡在门外,只留一个完全符合个人喜好的世界。








 








那是个近乎于乌托邦的世界。








 








没有争端,没有异见。








 








因为所有被允许存在于这个世界中的人,都说着相同的话,长着同样的脸。








 








有没有人觉得这样的世界很可怕?








 








或许一开始大家的思考并不完全一样,但当足够多的观点类似者聚集在一起,多数碾压了少数,盲从成为了习惯,没有不一样的声音,也不再允许发出不一样的声音时,主流观点便成为了真理,没人会质疑,没人敢质疑。








 








随着加入同一阵营的人愈多,这种权威的绝对性就更会被愈发强化。每个身陷其中的人都会不由自主地想:没错,我是对的,因为周围所有人都在认同我。如果这个世界上存在跟我认知不一样的事物,那它一定是错的。








 








哪怕这所谓的“所有人”,大部分时候其实只是那抱团取暖的一小撮人而已。








 








但也足够填满单个人有限的感知范围了。








 








这大概也解释了,为什么网络上不同阵营的群体冲突总是爆发的那么容易。既然都深信自己是绝对的正义,又能召集足够的小伙伴“同仇敌忾”,那么理直气壮地烧死那些“异端”,也就不足为奇了。








 








当然以上现象远远不止局限于同人圈,在如今这个网络时代,恐怕已经没有什么圈子能完全避开这种群体氛围。只不过很不巧,同人圈恰好是体现这种“群体单一性”的重灾区。








 








因为在踏进某个圈子之前,参与者的喜好特征就已经被筛选过一遍了,链接的基础早就自动打好,偏向极端大概只是早晚的事。








 








于是我朋友所经历的类似事件也会持续地循环下去。








 








说真的,这挺可怕的。








 








参照自然法则,太过单一的生物圈是不可能长期维系的,真正的活力来源于复杂系统内部的平衡与博弈。








 








而正是这种妥协和包容的能力,才让我们能够拥有一个多姿多彩的世界,才让我们能在那个总是磕磕绊绊的现实社会中心平气和地活着。可当我们身处同人圈,太容易获得认同,太容易消除异见,不再需要感同身受、求同存异的时候,我们也就很容易失去这种能力。








 








这值得警惕。








 








我们曾以为自己的世界会因为接触网络圈子而变得更加广阔,但事实上,成本极低的隔离却在不断造就多元性的消失,让我们的视野变得愈发狭隘,心性变得愈发暴躁,忘了所谓圈子形成的初衷,只不过是一种爱好,而不是被混淆什么邪教。








 








毕竟,圈子内外所划分的,只是不同,不是是非。








 








否则原本愉快的圈子,就会逐渐演变成让人丧失警觉的隐秘圈套。








 








每分每秒,都在试图把参与者的心智勒的更紧,绑的更牢。








 








而最可怕的是,你甚至都不会觉得,自己有挣脱的必要。
















END








-----------------------------------------------------------








《同人是个什么圈》总结系列文地址如下:








(1)《同人写作,一场注定要分手的恋爱》——论同人写作的热情与失落








(2)《功底是山,圈子为海》——论同人写作的质量与热度关系








(3)《成为朋友的前提不是CP,是三观》——论同好交往之基础








(4)多写了三五篇》——论同人写手们期待回复的梦想与惨状








(5)《小透明》——论冷门写手之复杂处境








(6)《译者之歌》——向同人圈的翻译们致敬








(7)《当我们谈论AU时是在谈论什么》——对AU类型同人文的深入剖析








(8)论同人写手与青楼姑娘的相似性——对同人写手的状态及处境调侃








(9)《同人连载,与时间赛跑的半成品》——论同人写作的时效性








(10)《避开热闹,也是一种修行》——论对热圈的敬畏








(11)《圈子与圈套》——论同人圈的爱与狭隘








(12)《勿忘初心,方得始终》——对同人写作的初心探讨








(13)《描摹深海下的冰山》——漫谈同人创作的特质








(14)《爱亦有价》——浅析高价倒卖同人本的经济学原理








---------------------------------------








小广告时间:








本人知乎专栏:小故事杂货铺      








微信公众号:林朵讲故事








以上两个专栏主题均为原创奇幻童话小故事,欢迎有兴趣的朋友关注。













杂煮虎猫糕:

狙老师生快!@-SNIPPER- 
斗胆把镜之森的first labour画成了塔罗牌!对应大阿尔卡纳牌的首张牌魔术师。

等到我十二张牌都画完咱俩就可以出道算命啦!【别

二岩:

鸠酒今天也喜欢着飞哥:

舞い降りし不夜城の最強の魔竜

我两个绘图软件看着颜色不一样我思考了一下还是发吧…颜色要是炸了…我也没办法啊.jpg